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周刊 > 群众呼声 > 内容

三峡移民安置出现多多怪事,27份协议涉嫌反复转卖

时间:2020-06-15 22:01 点击:

我叫罗玲,女,身份证号码:511202198011170867,电话号码:13709010918.因生活所迫,在这里诉说我的遭遇,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

我老公(已故)叫向前飞,原重庆万州区金嗓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政协委员、民建委员。在三峡移民安置过程中遭受严重不合法待遇,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数年来一直四处奔走,向相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但是一直得不到合理解决,一气之下于2019年7月10日上午,在重庆市万州区政府门口喝下“敌敌畏”,以死来反对万州区移民局不合法的移民安置。我于7月10日下午接到医院的电话才知道我老公喝了“敌敌畏”,连夜从成都赶到万州,于次日上午赶到医院看望,殊不知却被公安直接带走并刑拘,被关押一个星期。

因抢救及时,我老公算是捡回来一条命,于7月25日三峡中心医院重症室出来之后,就被医院催着办理出院,并由公安“护送”上高铁回成都。我老公回到成都家里不到十天,因“敌敌畏”剧毒引发心脏病,于2019年8月5日死亡。可惜我老公向前飞,算得上是万州区的一代名人,为了维护合法权益以命相博,最终落得如此下场而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可怜我一个弱女子和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流落街头衣食堪忧。

早在2016年就有多家媒体以《三峡移民安置出现“灯下黑” 数十套安置房被易主》为题进行公开报道,但相关部门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导致向前飞以死抗争的悲剧。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我们大力支持国家建设。但是在移民安置过程中我们遭受到十分不公平的待遇。万州金嗓子实业有限公司当时是十分红火的企业,因为移民搬迁,企业损失十分惨重,不得不破产、倒闭。面对企业的惨状,我们一蹶不振,心灰意冷,只得远走他乡,远离这块伤心之地,到四川都江堰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公司在移民搬迁中存在的问题就交给公司员工陈应处理。由于我们两个孩子相继读书,我夫妻二人又没有稳定收入,生活逐渐难以为继,于是想起了安置在双河口的门面房,打算卖掉部分门面房维持生活。当我们带着买家到太白街道移民办咨询房产证办理的相关情况时,工作人员把我们公司移民档案资料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发现了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问题。

移民档案资料显示,在2006年—2007年间,我们公司的802.66平方米门面房和住房(其中门面房144.48平方米,住房658.18平方米),在我们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非法转让或出卖给了黄大莲、李才凤、鲍媛媛、张武星、程启林、龚天萍、李均、向平、杜衣君、郝雪梅、刘淑、郭忠梅、吴永秀、杨春国、张英兵、程地万、熊德会、张永菊、姚燕、卢荣树、万福红、李峰、陈代萍、余登凤、潘俊生、王建国等27人次(其中陈代萍买了两个门面房)。这27份非法出卖或转让协议中有20份是公司员工陈应本人作为卖方签的字,另外9份明显是他人假冒陈应签的字。而这27份非法出卖或转让协议居然能够顺利的在太白街道办事处签订27份安置合同,太白街道办事处涉嫌违规或违法。

因为我们夫妻不在万州,公司移民搬迁的问题由公司员工陈应处理。2006年3月24日,万州区移民局、太白街道办和陈应协商,同意的是金嗓子集团公司移民搬迁重新安置销号,而不是同意陈应将公司的门面房和住房非法出卖或转让。退一万步讲,按照法律法规,对金嗓子公司重新安置,前提条件就是必须把之前安置的房产全部收回,才能进行重新安置。同意金嗓子公司移民搬迁重新安置销号的决定,陈应没有告诉我们、太白街道办没有告诉我们、万州移民局同样也没有告诉我们,我们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决定是在此决定作出近10年之后的2015年9月份,才从太白街道办看到《瓦厂后街23号向前飞移民搬迁情况的说明》这一决定。在此之前我们完全不知道万州区太白街道办将802.66平方米的门面房和住房非法出卖或转让。

责任编辑:杨戬

相关文章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招贤纳士 | 人员查询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申请记者
  • 中国焦点新闻网(http://www.jdxww.cc)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焦点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zgjdxw@sohu.com QQ留言:905491912
    本站北京热线电话:(010) 57187133 监督电话:18686909055
    Power by DedeCms
  •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