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民生周刊 > 群众呼声 > 内容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烂尾经济适用房拖欠巨额工程款难讨要

时间:2019-12-30 22:13 点击:

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中旗的冬天,冰寒刺骨,比之更冷的是建筑施工商龚拴喜的心。这已经是他在这个边陲旗县度过的第八个冬天了。在这八个冬天里,龚拴喜大部分工作就是要账,向乌拉特中旗政府讨要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

2011年3月,龚拴喜与巴彦淖尔市大业万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业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由其承建乌拉特中旗建业国际项目相关楼盘,该项目后被列入政府工程。然而因种种原因,龚拴喜等人被拖欠工程款项高达2000余万元。

我和工人们已无法正常生活,我们被巨额欠款彻底拖垮,已经陷入走投无路的境地,只能四处上访反映。龚拴喜说。

2018年8月9日,民主与法制网公开报道了《内蒙古乌拉特中旗:一烂尾工程难理清的纠葛》一文,后被50余家新闻网站转载。然而5个多月过去了,这起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事件并未引起当地高度重视。为此,2018年12月17日记者再次深入调查采访。

烂尾工程遭遇讨薪难

2011年,龚拴喜与大业公司签订建业国际一期13#、14#楼项目。2013年该工程竣工验收,竣工了,政府把工程款给了开发商,开发商谢某伟欠我工程款635.6万元却一直不兑付。龚拴喜愤愤不平。

六百多万元的损失已经让施工队伤筋动骨,而龚拴喜更后悔的是承接了此后的施工建设。

2013年9月5日,龚拴喜又与大业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乌拉特中旗建业国际二期工程3#、4#、6#楼和酒店3#、4#、6#楼工程,约定建业国际工程价按每平方米1400元计算,工程总造价2619万元;酒店每平方米工程价1850元,工程总造价1480万元。

2015年5月,乌拉特中旗政府下发文件,成立建业国际住宅小区工程推进工作组。旗委副书记任组长,副旗长任副组长。5月22日,龚拴喜与推进工作组及大业公司签订《关于建业国际二期工程的建设施工协议》,约定建业国际二期工程由政府全部收购作为经济适用房,由旗政府支付所有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

不料,此后该项目因开发商转移资金导致烂尾。乌拉特中旗政府多方筹措,转入一部分资金后建业国际勉强完成一期交房。然而,建业国际二期工程在政府持续注入资金拟为保障房项目后,却仍然烂尾。

违规打款给开发商?

据龚拴喜反映,2016年以前,因建业国际一期项目交房逾期并烂尾,施工队和农民工曾多次集体上访。建业国际一期有49套房屋存在一房二卖问题,涉及资金或超1000万元。当地建筑商张某春手里就有一房二卖的房票,在他举报建业国际开发商谢某伟一房二卖的问题后,乌拉特中旗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将谢某伟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谢某伟被取保候审,龚拴喜曾多次向旗公安局打电话询问谢某伟的去向,得到答复找不到谢。

一期问题多,二期为何又选择让谢某伟开发呢?据内蒙古当地媒体《北方新报》报道,时任乌中旗城建局副局长曾明确表示:该小区的一期工程手续齐全,但由于开发商资金链出现问题,迟迟不能向购房者交房。后经旗政府协调,开发商声称只要允许二期工程开工,就有办法注入资金完成一期工程。于是,旗政府便允许开发商在未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工二期工程。

龚拴喜告诉记者,建业国际楼盘的土地证被开发商做了贷款抵押,多家法院对二期工程项目进行了查封。龚栓喜手里的一份官员违规出支账务信息的证据显示:2014年2月16日、2015年5月25日,一官员向该旗劳动局工作人员账户分别汇款540万元、200万元、300万元;2015年9月19日、2016年1月,向谢某伟弟弟谢某杰的个人账户分别汇款600万元、1300万元;约2900万元建业国际建设资金,在支付给工程队1700万元后,剩余的千万元汇款不知所终。

多部门踢皮球讨薪路坎坷艰辛

在以建业国际的土地证为抵押物的贷款抵押担保书上签名的,是当地政府的两位局长和一位旗长,龚拴喜对此表示不解。早知道土地证被抵押,为什么还要开工建设二期工程?

记者采访调查的多名当事人均称,建业国际住宅小区一期工程是商品房,可是,在没有建设施工图纸的情况下,谢某伟却能搞硬化及外网工程上下水。也正是因此造成施工中冻水冻暖,住户上访,旗建设局再次施工。

2014年10月,龚拴喜和他的两位代理律师向乌拉特中旗法院反映建业国际开发商拖欠工程款及农民工工资问题,一庭长称找领导去说。后龚拴喜多次联系该院院长,院长未予回应。

无奈之下,龚拴喜带着农民工到乌拉特中旗、巴彦淖尔市、内蒙古自治区三级信访局,直至国家信访局上访。龚栓喜说:后来他们分别写了保证书,政府作了汇报,又承诺2015年解决,但至今也没有解决。

当记者2018年12月17日再次前往采访时,乌拉特中旗政府回复称:建业国际住宅小区项目目前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2015年至今,我旗通过垫资方式代大业公司支付农民工工资、工程款已经超过2900万元,其中垫付二期工程款超过1500万元。按照工人工资占总工程造价最高比例30%测算,我旗垫付资金已足够支付该项目所有工资。龚拴喜宣称我旗拖欠农民工工资不实,其目的是以索要工资为名索取其剩余工程款。

针对这一说法,龚拴喜一脸无奈地回应,2017年1月22日政府把钱打到谢某杰账户后,谢某杰随即消失了。后来我们多次找旗长、建设局局长和公安局副局长,都说他们也找不到人。农民工去自治区信访局上访,在信访局领导的帮助下拿到了275万元,剩余33万元至今也没有补上。截至2019年1月,建业国际一、二期项目仍然拖欠农民工工资300多万元。

龚拴喜称,建业国际项目目前总计被拖欠工程款约2100余万元。该项目二期3号楼、4号楼和6号楼已完成建筑面积约1.87万平方米,每平方米的造价为1380元,合计2581万元。而旗政府此前垫付的1500万元二期工程款打入了谢某杰账户,我们分文未得。除了前期旗劳动局垫付的300万元,2017年12月旗政府借支用于民工工资的150万元外,剩余2130万元一直拖欠至今,其中还包括约300余万元的民工工资款。

但媒体曝光乌拉特中旗项目烂尾、涉嫌违规下账、工队上访反映后,这起拖欠工程款的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

记者结束采访时,龚拴喜说:我们期待能够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尽快帮助企业和农民工要回拖欠的工程款和血汗钱。

对此事件的进展,本社将持续关注。

原标题:内蒙古乌拉特中旗:烂尾保障房拖欠巨额工程款难讨要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公理网

原文链接:http://www.v1-p.com/265573.html

新闻链接: 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建业国际二期为何变成烂尾楼?

大公网内蒙古讯(记者王月)

“我们老两口是给一处烂尾楼看守工地的,已经3年没给我们发工资了,欠下了10万多元辛苦钱。”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建业国际二期项目工地打工的徐瑞树和徐淑琴夫妇向记者反映。

据介绍,从2016年9月开始,徐瑞树和徐淑琴夫妻俩就开始受雇于一位名叫龚栓喜的包工头负责看守这处烂尾的在工地。3年多以来,这处工地一直处于停工状态,包工头龚栓喜只是偶尔给支付一点生活费。如今,仅徐瑞树和徐淑琴夫妻俩的工资就被拖欠了10万多元。这对夫妻也早就不想在这里干了,可拿不到工资就走不了。他们去找包工头龚栓喜,龚栓喜总是说是因为乌拉特中旗政府拖欠着他的巨额工程款,才导致了他无法支付众多农民工的辛苦钱。

其实,今年9月份这位包工头龚栓喜就已经向记者反映了建业国际二期的相关情况,记者也赴乌拉特中旗进行了实地采访,记者采访返回后,当地警方就将龚栓喜从包头家中带走拘留。龚栓喜家属对记者说:“办案人员称是向你们媒体反映后才拘留的。”对于此事,记者与乌拉特中旗宣传部取得了联系,乌拉特中旗公安局9月6日发来一份《龚栓喜被拘的情况说明》,内容如下:龚栓喜从2018年开始至今以讨要工资为名,通过多次利用网络、博客、微信等平台,发布不实信息、夸大其词,恶意攻击国家工作人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龚栓喜涉嫌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治安处罚,依据调查取证和本人供述,2019年9月6日鸟拉特中旗公安局维稳大队依法对龚栓喜行政拘留。

龚栓喜被拘留释放后,拎着厚厚的一摞材料找到记者诉说了他的一肚子苦水。据了解,建业国际小区由巴彦淖尔市大业万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大业万家公司”)开发。该项目规划建设总面积10.16万平方米,其中一期工程6.19万平方米,二期工程2.75万平方米。2011年7月一期项目开始建设,2014年4月二期工程开工。同年8月,大业万家公司资金链断裂,项目随之烂尾。2015年5月,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专门成立了“建业国际住宅小区工程推进工作组”,该工作组在开发商谢丽伟失联的情况下与该项目建筑商龚栓喜和蓝洪荣签订了一份《关于建业国际二期工程建设施工协议》,协议中约定二期工程由政府工作组全部收购作为经济适用房,并且由政府方面支付所有工程费用。约定的付款方式为施工至6层封顶后支付工程总价的20%;做完外保温付总价的30%;完工付总价的35%,交工后付总价10%的建安税;剩余5%的质保金在保修期满后给付。协议还要求施工队先行垫付资金,立即开工,保证2015年12月31日前全部交工。

龚栓喜说:“我到处借钱垫资按协议约定将二期4栋楼房干到了封顶,部分楼房还做完了外墙保温。可是,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却未能按协议约定全额及时支付工程款,致使工程再次陷入烂尾状态。至今,由于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拖欠我的工程款,我也无法支付众多农民工的血汗钱。几年来,我每天四处躲债,苦不堪言。”

因拖欠工程款问题,龚栓喜还曾经把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起诉到法院,这场官司从巴彦淖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直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中指出,《关于建业国际二期工程建设施工协议》由建业国际住宅小区工程推进工作组部分成员单位的代表签字,乌拉特中旗人民政府并未签署。该协议系政府行政只能介入公告资源配置领域与自然人、法人签订的协议,协议书上工作组成员单位负责人的签名,系受政府委托的行为,故该协议应视为行政协议。不过,最高人民法院虽然认定该协议为行政协议,却没有支持龚栓喜的全部诉讼请求。

在采访中,乌拉特中旗宣传部的相关工作人员希望记者不要参与此事。据记者调查了解:建业国际项目不仅二期纠纷不断,一期拖欠的工程款和工资也未得到解决。建业国际二期为何变成烂尾楼?记者将继续关注!

来源:大公网 作者:大公网记者 王月

原文链接:http://www.nmgdgb.com/html/2019/Depthreports_1217/4464.html

责任编辑:海明威

相关文章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招贤纳士 | 人员查询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申请记者
  • 中国焦点新闻网(http://www.jdxwcn.com)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焦点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zgjdxw@sohu.com QQ留言:905491912
    本站北京热线电话:(010) 57187133 监督电话:18686909055
    Power by DedeCms
  •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