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焦点观察 > 评论研究 > 内容

诗文换酒:胆虽小,但还是敢为方方说几句话的

时间:2020-03-21 22:56 点击:

诗文换酒:胆虽小,但还是敢为方方说几句话的

原创 秀山诗文换酒 酒爷瞎扯

文\诗文换酒

一、

我一向对体制内的作家,一毛钱的好感都没有。

虽然自己也曾误入歧途,以好玩的态度进县作协和他们喝了几次酒。

可是卖良心的文字,歌功颂德的文字,一个字也没有写过。

我读中文系,但是我对民国后的所谓文学,一毛钱兴趣都没有,完整读过的,也就余华、阿来等几个作家的书。

至于《废都》、《蛙》等玩意,实在不在我的阅读兴趣点上,翻开看两眼,就觉得无限蛋疼,实在不想多看一个字。

穷尽文字描写男女圈圈叉叉,和用大段大段文字描写一个女人撒尿的文学,请饶恕老子真的不想看。

我管你贾平凹还是莫言,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关于方方,也是从知道她的《软埋》后,才对混体制的作家,稍微有那么点儿好感。

不过这次疫情,对方方的观感彻底改变。

感觉,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人,活着的人,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作家,或者陌生到一个可有可无的名字。

至于其他的活着,还好意思叫做作家的,我将继续看不起他们。

一句实话都不敢说的,你写的字有个蛋用。

这并不能用一句,文学其实是无用的,来推搪养活你们的读者。

武汉乃至湖北,几千万人,又几个能出来,用自己的笔,真实地记录,正发生的灾难。

武汉可是高校云集的地方,大学老师没有二十万,也得有个十万,能握笔写文章,没有十万也有八万。

可是,有几个人,能出来写写东西。

就算记录下自己真实的境遇,把这真实的感受和处境发出来,让大家知道的。

一个也没有!

我能看到的新闻是,有可怜的一家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挨个挨个死掉,除了在国外的孩子,竟然死了个精光。

但是,就算死到这个样子,也没有看到他们出来说句话,为自己说两句话。

你们手里握的是笔,不是他妈的烧火棍,可就算是烧火棍,他碳化以后,也能涂鸦几个字吧。

没有,一个也没有出来如实记录当下发生的灾难。

难怪,人大的退休教师张鸣,才会痛骂,大学老师,是中国最胆小的人。

这些人,不要指望他们发声,也不要指望他们能保护谁,警醒谁,他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他们怕失去工作,他们怕在自己的档案上记录下误点,他们怕家人被恐吓。

可是,敢出来说话的,谁不怕?

一国之诺诺,不如一方方之谔谔。

方方,还是一个退休了的老阿姨。

一国的男人,都哪里去了?

发哨子的是女人,被训诫传谣的也大部分是女的。

连喊“假的,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女的。

在微信群里发飙大骂疫情下发国难财,在社区搞烂事的,也是女的。

男人们,都干什么去了?

男人们,其实有的也很忙,他们在忙着给勇敢的女人泼脏水。

三、

男人们,在干这样的事情。

他们在装高中生,写《一个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在那破文里面,对方方极尽污蔑之能事。

用似是而非的逻辑,扣帽子,打棍子,还整篇文章装无辜,装自己还是一个纯情的小处男。

我们在这次疫情中,已经吃了不说真话,掩盖真相的大亏,是以将疫情传到全国,全世界为代价,死了无数人,又有多少人终生会因为这病,带着伤生活。

这么大的代价,就方方出来真实记录了当下的发生的灾难,很多扭曲如蛆虫一般的人,就像脑袋被植入了木马一样,出来疯狂撕咬。

一个号称北大毕业的蛆,居然要国家法办方方,甚至不惜造谣说方方有五套别墅,巨额财产。

可就算方方有五套别墅,巨额财产,一个作家靠稿费,也是能做到的啊。

再说了,这就是生生的造谣。

更何况,就算这些是真实存在的,和方方写日记,记录下当下的情况,又有几毛钱的关系,这是为了整人,可以准备以任何罪名污蔑人吗?

不能以言论治罪,就要用其他罗织的罪名整倒?有的蛆虫,连起码的就事论事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就是当下男人们在干的事情。

想想都为老子和你们一样站着撒尿,感到耻辱。

四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人是男儿。

都不求你们当一个站着撒尿的主了,你们能不能像蛆虫一样扭动吗?

你们扭动的姿势很难看,不优美。

四、

我知道我的文章,发出来很快就被秒删。

这篇文章的也活不长,我知道。

甚至会被封号。

但是,我就是想说,想为方方说几句话。

我知道,那其实不是为方方说话,那是为我自己说话,方方在前面冒着危险,揭露罪恶,描述事实,她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不要陷进灾难里面。

她保护的人中,有我。

如果,我不为她说几句话,我还在一天到晚地写文字,我岂不是,连=狗都不如。

可惜的是,这世界,连狗都不如的混蛋,到处都是。

如人,知道好歹,知道感恩的人,却是罕见,估计数量不会比四川的大熊猫多。

当一些人,沉湎于一些大词的叙事的时候,就开始变成一个个牲口了。

当然,有的,仅仅是为了出来收割下韭菜们的智商税,比如写《一个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的,就是为了收割底层不会思考,大脑缺弦的傻子的钞票。

至于北大的博士,只是扭曲自己丑陋的身子,看则凶猛异常,实则摇尾乞怜,只为向上表下忠心。

不过,这样的蛆虫,我想是没有一个领导敢用的,因为他作用连尿壶可能都不如,只会脏了领导的裤脚。

五、

我很奇怪,是是非非那么清楚明白。

干了坏事,就该受到惩罚。

隐瞒了真相,造成了灾难,就该被追责。

灾难到底是什么情况的,都该被真实记录,以防下次灾难重演。

这不都是常识吗?

为什么那么多人,非要打着各种旗号,出来对一个正常人,用常识做的事情,无端攻击,甚至造谣生事。

最鸡毛让人恐怖的是,那个写信的高中生,居然拉鲁迅出来站台。

鲁迅的名字,居然还可以这样被引用,第一次看到,真是罕见。

又不敢让鲁迅好好地为他站台,只是威胁就算鲁迅,再活几年,也得关进去了。

这么看来,这世界,还是人渣多。

不过幸好,一个方方,已经让人渣们急火攻心,群起而攻之。

重点是群起而攻之,也没有伤到人家方方一根毫毛,可见起战斗力,和自己的人渣指数成反比,人渣值越大,其战斗力越差。

蛆虫始终是蛆虫,永远也变不成人。

就怕他们的慢慢撕咬,他们会以数量的优势,啃噬掉世界的一切,包括饲养他们的人。

原创:秀山诗文换酒 酒爷瞎扯。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杨戬

相关文章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招贤纳士 | 人员查询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申请记者
  • 中国焦点新闻网(http://www.jdxww.cc)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焦点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zgjdxw@sohu.com QQ留言:905491912
    本站北京热线电话:(010) 57187133 监督电话:18686909055
    Power by DedeCms
  •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12017413号